但求

我不写清水,爆肝修文
(新文起稿中)

一个群宣,来自澄凌。

冷圈不易,尤鉴真情

人去楼不空,欢迎加入江凌一夜尽如兰

群号:603252864

晓薛【影子】7-8

7


阳光徐徐洒下,携来清晨的三分燥热,烧在耳侧。他恍然,原来已在此处坐了一夜。


“鬼哥哥。”


“......嗯?”


“我想吃糖。”


“......可是我们没钱呀”


听了男人的话,女孩耷拉下脑袋,可怜巴巴的揪着衣摆,看的晓星尘于心不忍。


晓星尘是做过人的,即使那段经历在脑海里已经过于模糊,他仍然知道,在凡界,买东西是要用钱的。可如今浑身上下,只有昨夜掀的一条门帘,根本余不出任何东西。


——真算得上落魄至极


他忽然想起一位散神曾经对他说的...

晓薛【影子】1-6

影子(晓星尘x薛洋)


楔:祭我血肉,燃我魂灵,只做神的影子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
骄阳落下,白云从山后尽兴涌起——它们举起侵略之笔,无视红霞的垂死挣扎,将天幕肆意重染上浓淡不一的灰色。


灰蔓延的很快,大地显然也遭受了波及,从街头看到巷尾,丝毫没有明暗交界。


在这无止境的冷色调里,为了打破昏沉的夜幕,屋檐准时结起灯笼,栖息此处的昏鸦也张开翅膀,朝远方的新月而去。


月华初降,随之而来的,是大地的功成身退,北风的崛地而起,它们从天而来,带上雪...

晓薛 【不散】 8 完结+重逢番外

“前天上午,西郊境内发生了一起罕见的血轮奇象,经民众反映,此不明物体仅在崖边出现了几秒,就凭空消失了。由于地形偏僻,周围没有监控视角,警方对此事仍在调查......”

 

“换台换台,这新闻播了百八十遍了。”说话的民警捏着一沓卷宗,手里的订书机咔擦作响。

 

“哎,最近这事儿可真多,你听说没,上头那个晓星尘警官因公殉职的事儿。”

 

“司马昭之心,怎么能没听说过。不过说来也奇怪,这警队都在崖底找了两天了,连块骨头都没找到,难不成真被那黑洞吸到外太空去了?”

 

埋头写报告的小眼镜都被他们逗笑了,忍不住打趣道,“你不去拍电影还真可惜了。”...

晓薛【不散】 7 he放心

“嘶——”


不大的岩石背后,男人紧贴着岩壁,堪堪掩住自己身形,他的左肩中了一枪,孔洞状的伤口正不停往外淌血。


晓星尘没料到那么快就与对方交火,还是那么多人。


十分钟前,他刚赶到后山,便发现了扔在悬崖边的尸骨袋。袋外看不出人形,也丝毫没有心脏起伏的动静。


他心头一凉,急忙去解绳子。


然而解开袋口的那一刻,晓星尘恨不得挖了自己的双眼。


肮脏的麻袋里,女人的尸体被整齐的分成了三段,身上布满了青绿色的尸斑,一颗双眼凹陷的头颅正朝着他的方向,嘴巴大张,像在控诉自己惨死。


他一下子...

晓薛【不散】 6

西郊的高架桥上,两辆黑色的普桑一前一后行进着。


早晨的路况不是很好,晓星尘按了下对讲机,示意后者直接从前面的出口下去。


下了高架,就正式抵达西郊范围了。


这条路是松柏大道。不得不说,zhen府能给它命名都是个奇迹,因为它实在太荒了。


沿路除了大片的湖泊,来不及开垦的荒地以外,就只剩下废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化工厂。


相信我,没有一个人愿意来这儿。


这是一片被上帝遗弃的土地。


导航仪上的红色箭头越来越贴近终点,晓星尘打了把方向,将车停在林田交界附近。


“队长...

晓薛 【不散】 5

小孩慎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薛洋醒的很早。

 

原因无他,他不喜欢大太阳。

 

阳光洒在脸上,滚烫又扎眼,他艰难的翻了个身,下意识的摸向枕侧。

 

枕头上残留着男人的温度,看来有人比他醒的更早。

 

薛洋一个鲤鱼打挺支起上身,不出所料痛了个半死,他一边骂晓星尘,一边揉了揉可怜的屁股。

 

餐桌上的豆浆油条还冒着热气,少年咽了咽口水,一边捏起一根咬了一口,一边往阳台处张望。

 

晓星尘站在那里,捧着一碗茶。

 

金光浮掠在他身上,勾勒出仙人般的身姿。

 

世人赞美他...

晓薛【不散】 4 开车开车

晓薛【不散】老梗回炉版 3

第三章

 

这是薛洋第二次坐车。

 

在他们那儿,只有牛车或者马车,鲜少还有骑驴的疯子,而这种不需要动物拉就能跑的车,可把他稀奇坏了。

 

他耐不住好奇,东摸西摸,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

 

晓星尘从大门口走出来,薛洋就趴在车窗上看他,他拍了拍薛洋的头,把一个布包递给他。

 

白布被一层一层掀开,一柄黑色长剑赫然在目。

 

“降灾!”

 

“你怎么拿回来的。”

 

薛洋转头看他,那人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来。

 

“秘密。”

 

他边说边替薛洋拉过安全带,插进侧...

晓薛【不散】老梗回炉版 2

第二章 

 

“哎,你说说那小子什么来头,看他手里那把剑,好像是古董啊。”

 

“一个匪徒,能什么来头,那剑估计也是他偷得,交博物馆充公吧,诶,晓警官好。”

 

俩人一阵低头哈腰,弄得晓星尘倒挺不好意思。

 

他前段时间协助上头破了起大案,官升二级先不说,就连给他送锦旗的民众都能从南街排到北街。

 

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可晓星尘却不以为然,他向来是个随和的人,换句话说,对谁都一样的好。

 

“今天抓的那位,在哪间审讯室?”

 

“隔壁502。”其中一个给晓星尘指了个方向,后者礼貌的道了声...

© 但求 | Powered by LOFTER